《乔家的儿女》原著乔三丽:嫁给“普通人”,日子应该怎么过

浏览:67   发布时间: 08月24日

乔家的儿女原著乔三丽:嫁给没房的“普通人”日子应该怎么过

作者:半碗

原创不易,抄袭必究

如果一定要矮个里面拔将军,乔家五兄妹中,最幸福顺遂的莫过于乔三丽了。尽管她嫁给样貌普通的王一丁,尽管一丁身后也藏着原生家庭的深渊,三丽却凭着自己的力量,为两个人的小家谋了个最远的前程。

也许在普通的生活里,用力开出花,才是最大的人生智慧。

三丽是因为班里的破收音机认识王一丁的。

王一丁虽然长相普通、呆头呆脑,四美甚至吐槽“长得困难”,却有一双巧手,不论修收音机,还是自行车,不论是补房顶还是造木椅,他都信手拈来。

两个心思单纯的人,自然而然的靠近。自在一起的那天起,一丁就把所有工资给了三丽,三丽仔仔细细地考量两个人的花销,又如蚂蚁筑窝一样地一点点存钱。

两个人的感情从始而终,虽然没有绯色外传,也没有争吵牵绊,却有一个很头疼的问题——王一丁是王家抱来的养子。

严格来说,这一点是三丽发现的。那时候,婆媳斗争已经行至末端,一丁妈罹 患肺 癌,躺在床上不能自理。虽然平时生活中有很多龃龉,此时此刻三丽却尽心尽力地找偏方、做美食、替婆婆擦身子。与生俱来的善良,让她实在无法对一个老人落井下石。

行将就木的人,总是格外善良。老太太终于坦白多年来对一丁家异常苛刻的原因:那时婚后多年,王家夫妇无所出,为了堵住邻居的嘴,两个人从孤儿院抱来了一个男婴,取名王一丁。起初的几年,一丁非常幸福,夫妇俩对他视如己出。

可是偏偏,偏偏在这时候,一丁有了弟弟,王氏夫妇有了亲骨肉。既然不再需要冒牌货寄托心中安慰,一丁在王家的待遇一路直下。好吃的、好玩的、好机会统统是弟弟的。

当然,才是开始。老王家养他许多年,他是要还的。

一丁妈要求一丁把所有的工资交给她保管,用来供弟弟读书。如果说王氏夫妇还有一点仁慈,那就是从没把一丁的出生真相告诉他。

所以,三丽和一丁恋爱后,一丁听三丽的、工资又给了三丽,这让一丁妈极度不舒服;加上两个人交往纪念日,三丽用积攒了很久的钱给一定买了个巨贵无比的BP机,这让一丁妈痛心疾首地骂一丁,“羊毛出在羊身上,用你的钱给你送东西”,她恨不能把这个“有心计”的丫头片子轰出家门。

但三丽的聪明,在她与婆婆的交锋中,袒露无疑。

谈婚论嫁,是三丽第一次正式上门。上门之前,乔家关起门正正经经开了次家庭会议,议 题只有一个——一丁妈不好对付,害怕三丽进门矮半截。三丽进门没多久,就摸清了一丁妈笑面虎的面具,也看到了一丁的孝顺。她所做的第一件事,是以自己和一丁未来的小家为单位,认真的编织两个人的未来。

那时候厂里效益不好。尽管不好,一丁也是厂领导的心头宝,盘算着给王一丁报个市劳模,将来进个中层、当个厂长都是有可能的。可那时候的厂子,早就连奖金都发不出来了。

三丽让一丁辞了纺织厂的工作,到合资企业去做技术工人。在那个年代,这无疑是砸了铁饭碗去奔未知的前程。三丽倒没有强行要求,而是细细跟一丁商量:“你有手艺,完全可以出去闯一闯;眼下我的工资足够咱俩的开销。如果成了当然好,如果不成,咱俩还年轻,可以重头再来。”

饶是一丁妈千百个不高兴,一丁还是照着三丽的意思做了。为了让一丁跳槽得毫无牵挂,三丽还把自己的积蓄拿出来赔了原厂违约金。后来,两个人挣了钱,日子越来越宽,这次关于未来的计划,算是成了。

小两口婚后的日子,起初并没有多顺利:

因为手里的继续不够,三丽和一丁没能办婚礼。三丽安慰一丁,简单旅旅游也挺好,苏州的景点还是一毛钱一位的,也很上档次了。

如果说这样窝心的婚姻因为三丽的经营多了一分甜蜜,那么接下来的婆媳之争就是家里最大的愁云。

有一回王一丁很困惑地问三丽,都说“小小子、大孙子,老人家的命根子”,为什么自己和孩子得不到父母的半点疼爱?

之所以说出这样的话源于两件事——

·王一丁的弟弟搭上了一个富家千金,一丁爸妈掏空家底,让儿子的入赘显得更挺括些。一丁妈好死赖活地把三丽送给一丁的定情BP机给了小儿子充门面。

就算一丁再宠着弟弟,心里也是不快的。好在三丽怼了回去。

原文里这样写道:“三丽说,那BP机就送给弟弟吧,没事的。不过呢,现在的小姑娘眼光好高的,得有真才实学,不然别说挂着高级BP机,就是弄一个电话随身听挂着也是没用的。”

·夫妻两人有了儿子,一丁妈从不待见,逢年过节连个红包也没有,顶多给一个瓜皮帽子。而乔家这边,乔老爹本就是个不中用的。从头至尾都是两口子自己带娃,两个人眼见着消瘦了下去。三丽干脆辞职带起了孩子,实在太累,就把洗床单做饭等杂事留给一丁回来再做。

彼时的一丁妈又不乐意了:“都说懒婆娘懒婆娘,也没见过懒成这样的。太阳都晒屁股了,还睡在床上。公公婆婆成了店小二,伺候完老的小的还要伺候媳妇”三丽沉着气怼了一句“就睡一会懒觉又怎么样,我享我男人的福,又没碍着别人。”

一丁之所以始终不忤逆母亲,是因为他还记得自己小的时候,母亲买过顶贵的小笼包子给他,曾亲亲热热把自己抱在怀里;

三丽之所以“刻薄”,是因为她在孝敬公婆之余,不愿原生家庭的手伸到小家里,更不忍心一丁抱着遥远的那一点甜,委曲求全一辈子。

当年的三丽也许不会想到,起初是没有钱搬出去,后来是因为放不下老人,搬不出去。

两个老人的身体,都恰好验证了“病来如山倒”这五个字。

先是公爹,出门被井盖绊倒了,人直接飞了出去,腿里打上了钢钉。这一摔,身体每况愈下,缠绵病榻多年后,逗弄孙子的时候,突然去了。

紧接着,一丁妈的身体也不行了,到医院检查出病的时候,已经无法治愈。

老人在此时袒露一丁不是亲生儿子的事情,倒不是为了忏悔赎罪,而是哀求媳妇儿看在多年未受委屈的份儿上,不要和这个儿子离婚,毕竟一丁一无所有,只有三丽和孩子。

至于老人家为什么有此一问,是另外一件事——两个人有孩子之后,一丁因为一场车祸,痊愈后不能人道。两个人瞒着双方家人,曾经到北京求医。回南京后,三丽总是给一丁熬药喝,三丽也因为这件事瘦得脱了形。

许久之后,一丁难过地说,三丽还年轻,离婚吧,不拖累她就好。三丽抹抹眼泪:“我快四十了,就算能活到八十岁,也半截子入土了,我下半辈子,就只想还跟你好好地过下去。”

早年间,三丽曾经被父亲的伙计猥亵过,尽管没有发生什么实质性伤害,但这件事在三丽心里烙印很深,以至于她和一丁结婚后很长一段时间不能正常地拥有夫妻生活。

对此,一丁从来都是尊重三丽的,直到三丽能慢慢接受自己,他们才有了孩子。

也正是这份尊重,让三丽觉得婚姻里不单纯是柴米油盐、更不单纯是孩子老人,而是两个人难以言说的默契和依恋。

在《乔家的儿女》这本书里,三丽的篇幅不多,因为相比于几个兄弟姐妹,她的故事波澜最小。尽管婚姻并不完美,她却生活得很幸福。

这一点,从她对兄弟姐妹的态度里就能看出来:

虽然没有原生家庭的扶持,小两口却凭借自己的努力积攒了一份家业,二强借钱时,她能毫不犹豫掏出两万;大哥有难时,他们又不假思索地出手帮忙,就连四美荒唐的婚姻,也有三丽一直在身边做主心骨劝慰妹妹。

这样的幸福,也并不只是钱方面——乔一成的婚姻出了问题,三丽犹豫再三,只是说了一句:哥,夫妻俩过日子,别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劲儿往一块使。

婚姻很难,不然乔家的五个兄妹,不会有四个都受过情伤;

婚姻也简单,虽然三丽的生活不够跌宕起伏,但她的经营让她对生活充满了安全感。

说到底,爱情不过这几个字:

擦亮眼——认定对方可以嫁;

守住心——既然结婚,就是有家,不要让别人的手伸到家里,更不要让别人的观点动摇过日子的念头;

讲“义气”——婚姻走到最后,爱已经没有那么多了。我们更像彼此的伙伴、家人,也正因为是家人,才不能大难来时各自飞;

终平淡——乔一成以为爱情是治愈内心的自卑;乔四美以为爱情就是偶像剧,只有三丽早早知道,婚姻的本质就是平淡。爱,不怕平静,就怕沙上建塔。

当然,三丽最聪明的一点莫过于,她一眼发现了如呆头鹅一般的一丁,是真的值得嫁。

END

半碗,减肥只吃半碗的老可爱

主营产品:热熔胶机,PUR(聚氨酯树脂),合成胶粘剂,密封胶,PA(聚酰胺树脂),动物胶粘剂,玻璃贴膜/窗纸,塑料筐/塑料篮,涂饰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