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胡兰牺牲,一月后359旅5分钟歼灭帮凶215团,叛徒在16年后枪决

浏览:4574   发布时间: 08月24日

刘胡兰牺牲的那一年才十四岁零三个月,她是目前已知的中国共产党女烈士中年龄最小的一个。

其实她要活下来很简单,只要自白一下,不仅可以活下来,还可以得到一分地。

但为了心中的信仰,她给出了回答——怕死不做共产党!

刘胡兰的牺牲,我们并没有忘记,不仅在不到一个月后歼灭了帮凶阎锡山的215团,还在之后一直在追查害死刘胡兰的凶手,陆陆续续直到十六年后将最后一名凶手绳之于法为止。

今天小编就带着大家伙来看看,刘胡兰身前和身后发生的一些个事情。

刘胡兰原名叫刘富兰,出生在山西文水县云舟西村(现在改名叫刘胡兰村)。

家里条件也不好,祖祖辈辈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父亲种四十多亩的田地,养活一家老小。

四十亩田地,听着似乎挺多的,但劳累一年下来,到了兜里的粮食也不多,也就够个吃喝而已,这要是有个天灾人祸的,家里过的更加拮据了。

生母在这样的环境中,本来就体弱多病,最后得了肺结核。就这病,搁到现在是不算啥,可搁到那会,基本上就是绝症,熬着熬着人也就没了。

所以在刘胡兰五岁,妹妹两岁的时候,生母就这么走了。

三年后,继母胡文秀加入了这个小小的家庭,又为刘家添了三个小弟弟。

平平淡淡的生活,没有什么变化吧,也就这么过下去了。

可到了1937年的时候,大家伙都知道,小日本在自己那岛子不想呆了,感觉小,非要往陆地上爬上,这就开始了祸祸咱大华夏。

咱共产党为了展开抗日救亡运动,在1938年四月份的时候,成立了中共特委文水特别支部,同时还成立了文水县抗日民主政府。

于是咱共产党开始在文水县推广减租减息等一系列的政策,用来维护咱农民的利益。

这些个措施下来之后,咱农民负担轻了不说,也不再因为引水浇地闹矛盾,生活的改善也是实实在在的。

到了1941年的时候,八岁的刘胡兰也能上学了。继母用废纸订成的小本本上,还将刘富兰,中的富字改成了她的姓氏胡字。

从这里开始刘富兰,就成了刘胡兰。

这些年下来,刘胡兰知道了很多革命的道理,她还经常跟着情报员为八路军送情报,送干粮的。

十岁的时候,刘胡兰就加入了抗日救国儿童团,她还成为了云周西村的儿童团长。

十四岁的时候成为了共产党候补党员,当时明确说明只要她年满十八岁就可以转为正式党员。

也就是在这一年,1946年全面内战爆发了。国共双方签好的《双十协定》也被蒋介石给撕成了碎片,国民党的军队开始进攻咱的解放区。

咋说呢?当时国民党的势力他也大,毕竟全国就有四百多万的部队,铺开了乌央乌央的。国民党还得了不少的美械,一个个的美械师,都不用脚丫子走路,卡车拉着,飞机运着,冒黑烟的轮船驮着,全国各地的运兵。

而咱呢?就一百二十万的部队,武器装备咱就不说了,那可不是代差的问题,而且咱的部队还被切割在五个地区,还形不成一个拳头。

所以国民党就压咱一头,就这局面,这可把当地的地主牛坏了,还组建了奋斗复仇自卫队,您听这名字就知道这些个地主武装的心思到底是个啥样子的。

恶狼的第一口往往是最为凶狠的,所以文水县的县委就打算,在地方上留少数一些个武工队继续坚持,大批的干部进行转移,都转移到山上,避开敌人这一波攻击。

当时刘胡兰也接到了通知,让她上山,但这么些年下来,您别看刘胡兰年龄小,但斗争经验还真就一点都不差。

在她看来,自己的年龄小还是个女的,反而是一个优势,隐蔽起来也方便,所以就申请留下来,上级就批准了。

这个时间点的局势,对咱可不怎么友好,整个文水县的八路军都走了,成了一座空城。

而阎锡山呢?全国内战他叫嚣的调门可不低啊,随后就调集了近万人的部队,说什么要来个水漫平川,对晋中进行扫荡。

那么在这个时间点上,阎锡山手底下七十二师少将师长艾子谦带着三个团可就来咱文水县祸祸人来了。

老话讲狗仗人势吗?咱退却了阎锡山气势汹汹的可就来了。

那么云周西村在这种形式下,一些个特别反动的家伙也要抖起来了。

于是在云周西村这块就有一个叫石佩怀的家伙,跑回来当村长了。

就这个家伙刚一上任,为了表现一下自己的积极态度,给阎锡山的部队,又是送情报,又是压榨老百姓筹款筹粮的。

那会老百姓的生活可不咋地,他这么一弄,日子过得紧吧就不用说了,老百姓气得都骂他是狗村长。

那么这个事是发生在刘胡兰眼跟前的,所以她就通过交通员把这石佩怀的问题进行了上报。

很快处理方法就下来了,当时水文县的县长徐光远,下达了处死石佩怀的命令。

那么在1946年十二月二十一号的晚上,刘胡兰放哨掩护,区长陈德照带着武功队员从西山上下来和咱的秘密村长白裕河,处决了石佩怀。

这事驻扎在文水县的阎锡山部队,肯定不干了。

咱前头说的那个阎锡山七十二师师长艾子谦亲自带队,带了一个连的部队加上镇子上的地主武装——奋斗复仇自卫队,在1947年一月八号突袭了云周西村,把交通员石三槐,民兵石六儿很多人抓了起来。这里着重说明一下,有一个叫石五则的,他是村农会秘书。

说道这里估计有小伙伴要问了:“这艾子谦咋就那么准确,一个突袭过去,就能把人抓住,这么精准?”

嗨!咱处决了那个石佩怀之后,云周西村还有一个伪村公所书记吗?这个家伙叫张德润,第二天这家伙就把石佩怀被处决的事报了上去。

那么在阎锡山这个部队询问的时候,他就把村子里头的咱一些个人又给报了上去。

他之所以知道咱的这些个人,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刚才小编着重说明的那个被抓起来的村农会秘书石五则告诉的。

这艾子谦一来可不就抓得准了吗?

说道这里有些小伙伴就要问了:“说道根子上,是这石五则告的密,那阎锡山的部队咋回头还抓他呢?”

这您就不懂了吧!明着是抓捕,实际上是保护。意思就是告诉咱,这次抓捕就不可能和石五则有关系,不然也不会抓他的。也就是迷惑咱,抓了那么些人,是谁说出去的秘密?让咱猜!

那么这个石五则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咋说呢?这个石五则,他早就恨上了十五岁的刘胡兰。为嘛呢?因为之前他依仗自己的身份,包庇地主段二寡妇,刘胡兰就当面批评了他。

这事上报上去之后,咱文水县党委为了纯洁组织,就把这石五则的职务给撤销了,还开除了党籍。

后来干部要上山,还没他的分,这不就恨上了吗?骨头软,恨上了刘胡兰,还恨上了党,他不叛变都不可能了。

所以石五则借着这次被抓捕的机会,将整个他知道处决石佩怀的事,全部都交代了。

这一交代,就有了第二次抓捕。当时为了这第二次抓捕,艾子谦这帮人,还做了开会讨论。

定下的调子就是杀几个人,树立几个典型,用来吓唬当地的游击队和民兵,让咱八路军从心底里产生一种对国民党部队及其畏惧害怕的心里。

那么有了这种心里,之后他们的日子就好过了,想怎么做就可以怎么做了。

而艾子谦还特别做了批示:为了开展地区,建立据点,经师部审核研究,准予将呈报的人处死,以便建立据点,推行政权……

所以这第二次抓捕已经明确了是要杀人的,而且还特别说明了对刘胡兰的方法,不惜一切手段,让刘胡兰自白。

以上这些事,在很长一段时间,咱是不清楚的,直到1959年九月份的时候,咱才知道。

好了,咱接着说。

那么在一月十二号,就这个第七十二师的师长艾子谦带着一营二连连长许得胜一个连的人马,天还没亮就把云周西村又改包围了。

其实哇,就在昨天晚上,上级已经给刘胡兰下达了转移到山上的命令。

这不,到了十二号,天还没有亮,人还没动身就被堵上了。

那么转移是转移不了了,刘胡兰的母亲就让刘胡兰去隔壁家生小孩的金钟嫂子家躲上一躲。

结果去的时候,发现金钟嫂家里已经有好几个人。

刘胡兰感觉自己在进去,这就不合适了,人太多了。而且国民党那铜锣敲起来,只让一家留一个人。

所以刘胡兰谢绝了金钟嫂子的挽留,就走出了房子。

这路上就被地主武装复仇分队队长武金川给发现了,就让刘胡兰过去自白。刘胡兰看都没看他一眼,这就把刘胡兰从人群中拉了出来。

过程大家伙也知道。国民党这些个家伙威逼利诱,连在刘胡兰面前杀人的手段都用上了,也仅仅得到了刘胡兰的一个答案:“怕死不做共产党!”

刘胡兰壮烈牺牲。

那么刘胡兰牺牲之后,后续又发生了什么事呢?

二月份的时候,晋绥军区战斗剧社“土改宣传队”,随同咱晋绥独立二旅在文水县开栅镇驻扎。

那么刘胡兰遭到敌人的屠杀,这事相当恶劣,咱就知道这事了,所以土改宣传队在武装人员的保护下,去了云周西村对这件事进行了调查了解。

七天后,这事弄明白了,在刘胡兰牺牲的二十二天之后,就写出了五幕话剧《刘胡兰》。

当时这部话剧就在解放文水县的参战部队里头演出,您都不知道,当时演到敌人那连长要用铡刀铡死刘胡兰的时候,台下的人真火了,用怒发冲冠来形容都不过分。

有一个战士当时就把子弹推到枪膛里,要开枪打死那个演戏的连长,还好旁边几个同志一瞅,直接给拦了下来,才没出事。

后来,咱再演《刘胡兰》的时候,都会要求下边的战士,把枪里头的子弹给退了。

再往来,《刘胡兰》剧组跟着军队过了黄河来到陕西,当时不怎么喜欢看戏的彭德怀,将戏看完了,一边看一边擦眼泪。

改编后的《刘胡兰》成为歌剧,前后演了一百多场。

这说得有点远了,咱接着说。

当初作为五幕话剧的《刘胡兰》给咱进攻文水县的部队,王震将军的部下359旅看完之后,大家伙一定要活捉了那个用铡刀铡死刘胡兰的凶手。

进攻之前,还派了七八十个代表去了云周西村,大家伙在刘胡兰的家里坐了很久。

到了刘胡兰牺牲的地方,那片土地还浸透着鲜血,地上带血的铡刀都还在,看着都卷刃了,旁边的高粱秆子上还粘着不少的鲜血。

大家伙将那片带血的泥土装了一把带在了身上。

“多打勾子军!”这是乡亲们最后的嘱托。

当咱开始真正进攻文水县的时候,批准的第一次突击部队,三十多个人,有一大半都是去祭奠过刘胡兰的代表。

根据晋绥军区《战斗报》的记者赵戈的回忆,他看到过很多敌人整师整团的覆灭,然而他从来没有看到过解放文水是如此的迅速。

当时冲锋的口号就是:“为刘胡兰报仇!”

五分钟,就五分钟咱就把这个助纣为虐的215团给歼灭了。

就这个七十二师政治部主任,215团代副团长以下官兵一千五百多人,全部被俘虏。

那么那些个罪魁祸首怎么样了呢?

当时作为奋斗复仇自卫队队长吕德芳,在战斗中,化妆成商人,打算逃跑,结果路上就被咱八路军给击毙了。

而吕德芳的哥哥三料特务(国民党,日本人,阎锡山)吕善卿,经过上级批准被处决。

这个吕善卿说来也好笑,在看守所里没看到自己的弟弟,就把惨案所有的过错都推给了自己的弟弟。

当然事实就是事实,赖是赖不掉的,最终他还是交代了自己的特务活动。

还有白占林,武金川,石喜玉,温乐德他们本来是村里头的民兵,当环境发生变化的时候,立马就叛变了,回头就做了地主武装复仇队员。

1947年一月十二号,跟着敌人耀武扬威地进了村子又是抓人,又是杀人的。

到了二月五号的时候,武金川被咱就给抓了,当时就在刘胡兰被害的地方镇压。

将刘胡兰从人群中拉出来的白占林,在二月十八号被抓捕交到公安部门,被镇压。

温乐德在1951年的时候被管制,石玉喜因为没有证据证明他出卖刘胡兰,至于回村打人杀人他说是被迫的,后来经过批准,取保释放。

云周西村村长,在1947年一月十二号跟着敌人回村参与到残杀刘胡兰的罪行当中,并担任残杀人民大会的主席。

在1947年七月份从清徐煤矿被抓了回来,后来病死在监狱里头。

在整个事件中,杀害七位烈士的帮凶韩拉吉,因为在伪乡公所和人争风吃醋被人一枪打死。

至于215团团长和一营营长。在1948年的张兰战役中被咱解放军击毙。

那么还有露捕的吗?

还真有。

之前带着他一个连的人马,先后两次进入云周西村进行抓捕的许得胜。

这个许得胜,因为杀害刘胡兰有功,被晋升为营长。这营长没当几天,二月二号咱就破了文水县。

你都想不到这家伙跑回自己的原籍祁县武乡村,接着作恶,到了1948年,咱解放祁县县城,这家伙又跑了。

还真就能跑,这个时候,他也没地方跑了,这就悄悄来到一个药铺做了伙夫。

还装得跟人和和气气的样子,结果让群众给认了出来,1951年进行抓捕,到了这年的四月四号就被枪毙了。

下边这个更能跑。

那个残害刘胡兰的首犯张全宝,在后来的交城战役中,被子弹打伤,住了五个月的医院,居然就成了阎锡山亲训师少尉指导员。

跑到张兰战役中嘚瑟,又被咱打伤了,又跑到太原当了什么追击师的上位连长。

结果太原解放之后,他就被咱抓了。

当时咱抓他的部队不知道他以前干的事,就把他转到察哈尔农垦大队进行改造。

这家伙心也虚,知道自己干的那点子事,所以不仅给自己改了名,还把他的大胡子给剃了,脸上那颗长着毛的黑痣也给剃了。

蹲在运城卫家巷做了起来小买卖,做起了卖纸烟的生意。

后来他看了《刘胡兰》这部歌剧,才发现咱认为铡死刘胡兰的是许得胜,不是他这个张宝全。这家伙可把他高兴坏了,咋说呢?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后来215团的一营机枪连的文书,检举了张宝全,咱把这事捋明白了,就把这张宝全给抓了起来,在事实面前他被枪决了。

最后一个,是最可恶的,就是那个叛变的秘书石五则,当时咱就怀疑他出卖了刘胡兰。

因为抓的几个人里头,就他全须全尾地回来了。但当时因为情况比较紧急,再加上他没有承认自己出卖刘胡兰的行为,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只能将他释放了。

他以为这事结束了,那那能呢?干部群众对这事本来就存在着质疑,很多疑点就没有得到解释,所以在1958年年底的时候,咱又对这个案子进行了侦查,终于把这事的整个经过调查清楚了。

于是这个石五则在1963年二月十四号被执行枪决,他也就成为了残杀刘胡兰,最后一个得到惩罚的家伙。

主营产品:热熔胶机,PUR(聚氨酯树脂),合成胶粘剂,密封胶,PA(聚酰胺树脂),动物胶粘剂,玻璃贴膜/窗纸,塑料筐/塑料篮,涂饰剂